Scale 規模的規律和秘密

Scale 規模的規律和秘密

從大自然思考組織經營,2之2。讀起來很花力氣,但應該會入選我2019的top 10 <哥吉拉II: 怪獸之王> 要上映之際,分享這個有點應景! 上一部 “哥吉拉”電影出來時,記者打趣地詢問知名科學家的作者有什麼看法?作者一本正經地回答它不可能存在,因為一隻蜥蜴照著比例放大到100公尺高的比例,它等比例的重量是等比例的骨架所無法撐起來的,更遑論在市區走來走去搞破壞!作者的研究指出,每一個物種都有它體積的上限和壽命的上限,而且跟心跳,跟大腦灰質,以及該動物的新陳代謝率都是巧妙地線性相關的。(也就說明了為什麼不會有科幻電影中的突變的巨大昆蟲) 作者是一名物理學家。當學界開始有“廿一世紀是生物學的世紀”時,他非常不服氣。適逢他當時生病,於是開始研究人類的壽命跟各種因素的關聯性,因而發現體積(物理)與壽命(動物的心跳和代謝)的關聯。原來生物的多樣性中,竟然都遵守某些最簡單的定律。而不簡單的,反而是 Complex Adaptive Systems (例如,城市,社群,生態圈,等等),才能隨著環境變異而不斷演變。 我選這本書是因為他試著回答我一直在思考的一個問題:同樣是人為組織,為什麼企業不能像城市一般用續存留?當然,歷史中也有沒落或是消失的城市,但世界上許多大城市都有百年甚至千年的歷史,甚至歷經浩劫都還能存活。作者研究公司的“新陳代謝率“(產出與花費的比例),發現它的線性關係竟然跟動物的比例很類似,也就是說幾乎可以計算出它的“壽命”。但是城市因為更加去中心化,不是top down,更加多元,也不受利潤最大化作為最高原則而得以自由創新,反而得以長久進化以及延續。 這就跟我上一本書提到,從生態環境如何學習永續的秘密:多元,分散管理,保有餘裕(不完全被效率最優化所驅動),以及社群價值。我相信很多聰明的企業家和管理者都清楚這一點,但限於現代的公司法和投資人的預期,似乎很難逃脫被要求一直快速成長並優化效率的命運。(反而少數百年公司,特別是日本或是歐洲的,都是小型組織,專注於某個非常專精的領域,年年獲利平穩而沒有大幅變動。作者指出,隨著各產業必須資訊化,這些公司能否延續下去是個重大考驗) “Most companies tend to be short sighted, conservative, and not…

Team of teams 美國四星上將廿一世紀的領導哲學 –像個園丁!

Team of teams 美國四星上將廿一世紀的領導哲學 –像個園丁!

未來領袖需要花力氣在建立一個新的文化,“修剪”組織中訊息不流通或是關係不夠強的結點,甚至刻意讓組織中有“不夠效率但能創造緩衝空間”的餘裕,然後透過自身的行為活出一個新的文化
“As the world becomes more complex, the importance of leaders will only increase. Even quantum leaps in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are unlikely to provide the personal will, moral courage, and compassion that good leaders offer … It just requires a gardener: a human, and sometimes all-too-human, leader displaying the willingness to accept great responsibility remains central to making an ecosystem vi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