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Breaker 改寫生命密碼

“This year’s prize is about rewriting the code of life ” — The 2020 Nobel prize in chemistry

“今年的獲獎是關於改寫生命的密碼” — 2020 年諾貝爾化學獎的發表

寫過富蘭克林,賈伯斯,以及達文西傳記的作者,今年的新書主人翁,是2020年諾貝爾化學獎得主之一的科學家珍妮佛道納(Jennifer Doudna) 。與其說這是道納的傳記,我覺得更像是武俠小說或是復仇者聯盟電影一般,講述的是一連串各路英雄好漢,所共同編織出來的精彩故事。

2020年兩位諾貝爾化學獎得主的合照

書本敘述道納的成長歷程以及與共同獲得諾貝爾獎的合作夥伴夏本提爾 (Emmanuelle Charpentier),一同對於號稱 “基因剪刀” CRISPR/Cas9 發現的貢獻。發現這個基因的剪輯工具,是源自於細菌在千萬年演化下來對抗病毒的方式。一旦用到人類細胞時,突然讓人們可以改寫基因了。書籍的後半部在探討這樣可能性所帶來的希望和危險,同時適逢新冠肺炎衝擊世界之際,這些RNA 相關的研究突然有一個共同的敵人需要面對。從基因螺旋體的發現開始,一連串許多科學家的疊加與突破,充分的彰顯了科學研究界競爭與合作的微妙關係。這本書的作者很有誠意的採訪到各路人馬,各自的說法。在激烈競爭要成為第一個發表論文的,或是獲得獎項支持自己實驗室的過程,哪種割喉的競爭和瑜亮情節,作者都有非常細緻精彩的描述。

另外一個很有趣的是進入生化研究領域的科學家,是如此的多元化。他們帶著不同的背景和引發興趣的點,加入了這場解密生命密碼之旅。道納小時候執迷偵探小說,於是把解密生命看成偵探解密一般。他的合作夥伴夏本提爾,小時候是一位熱愛芭蕾舞的女孩,在科學研究中,找到與藝術一般,紀律與創意兼具的魅力。有兩位研究的先鋒,是食品公司裡,專門研究優格的食品學家 (讓優格的菌不被病毒破壞)。有科學家是想要透過基因研究,讓長毛象復活過來 (侏羅紀公園的既視感)。有科學家是吃貨,想透過分子生物科學探索食物好吃的秘密。而當中也有所謂的生化駭客 (biohacker),夢想讓生化實驗成為全民運動。他們甚至在新冠肺炎疫苗研發的過程時,自己仿照配方調製疫苗,然後在YouTube上直播試打自己調出來的疫苗 (註:三位打自製疫苗的直播者,都還活得很好,抗體產生的效果如何就不得而知了)

Bio hacker 們直播施打自己調配的疫苗

但我覺得這本書最讓我反思的,是關於“一起”的挑戰,和“一起”的盼望

剛過去的資訊科學家和企業家,發出豪語,要讓每個桌上都有一台電腦,家家戶戶都有網路,每人都一支手機,那都是資訊科技大解放的時刻。這個數位科技普及化的過程,促成了資訊大爆炸,也讓許多新的生活模式成為可能。但是生化科學也可以用這樣的方式思考嗎?光是基因改寫就產生了極大的道德討論。一開始立意良善的想要殲滅一些疾病,例如癌症,阿茲海默症,以及精神分裂症,一不小心變成是基因篩選的工具,有可能加速讓這世界更不平等 (30 年代的科幻故事就描述了一個基因分級的世界 。而面對新冠肺炎這樣的衝擊,如果家戶都有測試能力,是否會讓對抗任何病毒疫情,都可以更快戰勝呢? 書中沒有給與答案,但卻清楚地指出,人類後面許多的問題是沒有辦法不影響他人的。不論是小的社群之內或是國家之間,就像氣候變遷一樣,要有能力“一起”共同作出智慧決定。

同時,這次新冠肺炎的衝擊,讓這幫原本互相競爭甚至敵對的科學家們,突然必須團結起來面對共同的敵人。也因為這樣,在各國政府還來不及反應的時候,科學與學術界就已經動起來了。他們也始無前例的互相協議開放所有的研究論文,讓彼此可以在對方的研究基礎上快速獲得進展,這一切讓疫苗的研發也是史無前例的快速。這一波下來,所有參與的科學家們都很高興看到大家把專利權的競爭放下,展現出人們“一起”攜手合作的強大力量。

最後,寫過多位名人傳記的作者在反思整個過程,是這麼總結的:

“Curiosity is the key trait of the people who have fascinated me . ..and maybe that instinct — curiosity, pure curiosity, is what will save us”

“《好奇心》是這些人物吸引我的主要特質…或許就是這樣的一個直覺特質–純粹的好奇心,能夠使我們獲得救贖”

我想,對未知的事物好奇,可以少一些恐懼多一些探索。對非我族類的人好奇,可以少一些敵意多一些同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