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riting my Wrongs 美國黑獄老大沙卡的救贖

上周書籍的延伸閱讀

看過電影 “Shawshank Redemption” (台灣翻譯 “刺激1995”)的人,對於牢獄當中種種人性黑暗面,種種絕望,以及偶然生出的一些人性希望面,一定很有印象。Shaka Sangor (沙卡)在美國最黑暗的監獄之一 ( Michigan Reformatory , 號稱是羅馬競技場生死鬥的 “Gladiator School” )近20年的故事,活生生就是電影裡的情節。雖然他不是冤獄,但他的轉變也是真實的故事。從街頭槍殺人的憤怒青少年,到牢獄中的麻煩分子,到黑獄中建立獨特“組織文化”的老大,到出獄後致力於監獄改革和如何降低犯罪率的城市再造計畫,是一個真實的救贖故事。

他的寫作手法交織著三個人生的篇幅。先是童年成長過程從好學生到家庭破裂後決定在街頭混,到槍殺前的混亂人生,以及在監獄中種種難以想像的恐怖經歷。很難想像這是一個沒有高中學歷的受刑人的文筆。他在獄中因著求生本能建立起老大的威信和狠勁,但卻在自己未婚生下的孩子的信件中決定面對自己,然後拼命的用閱讀用寫作讓自己找會人性,最後當然還有不放棄他的一些人鼓勵著。正本書像是電影一般精彩又引人入勝。

面對他的過錯,他並沒有覺得兒時的傷害可以合理化他的殺人行為。雖然想要提早假釋,還是平靜地照規矩走,把自己該付上的代價付上。

我認為其中一個非常可貴的關鍵,是他槍殺受害者的其中一位親友寫給他的信,說到他們的傷痛,但也說到因著信仰上帝他們選擇原諒,希望他不要放棄自己,他們開始長達數年的互相通信,在饒恕中讓彼此得到自由。

“That’s the thing about hope, in a moment when you feel it, it can seem foolish or sentimental or disconnected from reality. But hope knows that people can change on a timeline we can’t predict. We can never know the power that a word of kindness or an act of forgiveness will have on the person who needs it most”

“盼望就是這麼回事,在你體會它的當下,似乎是很傻,很感情用事的,或是用現實脫節的。但是盼望知道人們在我們無法預測的時間軸上有可能改變。我們永遠無法預測一句善良的鼓勵或是一個饒恕的決定,在最需要的人身上可以產生如何大的能力”

“Thats why I’m asking you to envision a world where men and women aren’t held hostage to thier past, where misdeeds and mistakes dont define you for the rest of your life. In an era of record incarceration and a culture of violence, we can learn to love those who no longer love themselves. Together, we can begin to make things right”

“這是為什麼我要邀請你一起想像一個世界,當中的人們不必成為過去的俘虜,過去的過犯也不定義未來的餘生。在(美國)監禁人數創新高並且暴力文化充斥當中,我們能夠學會愛那些無法愛自己的人,然後一起讓整體社會朝著對的方向前進”

Shaka Senghor TED talk “Why your worst deeds dont define you” (“為何你最糟的錯誤不能定義你”

中文版 “沙卡的救贖” (簡體字)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