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urse of Bigness 重新思考反壟斷

“By providing checks on monopoly and limiting private concentration of economic power, the antitrust law can maintain and support a different economic structure than the one we have now. It can give humans a fighting chance against corporations, and free the political process from invisible government”

經濟,政治,和社會,是無法切割的議題。過去民主的設計是為了防止一個不受檢驗的政府,但並沒有考慮私人企業過於壯大的可能,在加上資訊時代,data 沒有邊際成本也不受物理上的限制,所謂 “企業併購國家”已經不是一個幻想的可能了。

短短的書本,精準點出過去反壟斷在社會貧富均衡上的重要角色,和資訊時代要如何重新定義何為“壟斷”。身為哥倫比亞大學法律教授的他,展現出能有清楚思辨和跨領域觀點的法律人,就不像個法匠了。相信各行各業都將越發如此

放眼現在Internet Big Four (Facebook, Google, Amazon, Apple),各國電信業者,三大藥廠,等等,幾乎是屈指可數的少數掌控整個市場,不但有時不受政府約束,甚至有足夠的資源滲透影響政府法令制訂,更多擷取不對等的大量財富與資源。

作者用不長但簡單明瞭的篇幅述說在美國Glided Age (鍍金世代),早就許多壟斷事業 (洛克斐勒的石油,卡內基的鋼鐵,AT&T 的電信業,和背後操盤的JP Morgan等等),因著美國政府意識到它們對政府約束的威脅,以及對中小企業的傷害,羅斯福政府硬是要求分家。他也提到當時美國的做法使得極端主義無法滋長 (反觀日本和德國的做法,讓國家走向極端主義。“就算沒有我們知道的希特勒,也會有另一個希特勒”)

後來放任主義 (“laissez faire”,讓市場機制運作,政府不要干預)的思想躍入主流,政府對於大型壟斷企業常常是高高舉起,輕輕放下。到21世紀現在的資訊業,一方面提供 “免費”的產品,一方面併購貌似不同行業的小公司 (Facebook 買 Instagram, “他們是拍照app 我們是社群媒體啊!”)。

在資訊世代,一切的物理特性都跟過去截然不同 (還是要推薦 “21世紀的21堂課”!)過去對於“壟斷”的定義真的需要重新改變 (看過Facebook 老闆在美國國會答辯時,臉上得意的笑,就知道不受控啊~)

拆分大公司不見得是唯一解決的方式,但作者呼籲這個討論的必要性和政府必須有解決的勇氣。廿世紀因著社會資源分配不均,歷經了浩劫,我們不要再重蹈覆轍!

非常推薦這位作者的書籍,他另外兩本分別是我2014和2016 的top 10。現在都有中文版了!

https://dushuyizhi.net/the-attention-merchants-是誰奪走你我的注意力?/

“ 注意力商人:他們如何操弄人心?揭密媒體、廣告、群眾的角力戰”

“Attention Merchants”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83178

“誰控制了總開關?”
The Master Switch: The Rise and Fall of Information Empires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581583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