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wer 錕的紙牌屋

感謝Power錕讓我從台北到浦東一路上有歡樂~

又直白又機車又還有幾分道理。

他講的”受苦” 就是 “If it doesn’t suck, we don’t do it” 那種不能甘於平庸的生命力。

而”偏激” 比較像是 “Only the paranoid survives” 那種執著。

雖然不同意每個觀點,但我相信Power錕的紙牌屋本來就不是要創造一群信眾,他一定是希望刺激思考和激發鬥志啦! 在學校時怎麼都沒聽說有這麼高娛樂性的課可以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