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mankind 人性本善的歷史視角

“What is naive today might be common sense tomorrow” (今日看為天真的想法在將來或許會成為常態)

民主制度,廢棄奴隸,女性擁有投票權,這些在幾百年以前都是遙遠的理想,但現今卻是常態。雖然還有很多要努力的地方,但我們怎麼看待人性,會決定對未來的思考是基於盼望還是基於恐懼。

身為歷史學家的作者,多年來一直在主流媒體寫著專欄文章,從2017 一場關於用基本收入脫貧TED talk 而收到關注。在 2019 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更是在眾多富人面前直接點名應該要檢視他們避稅的問題,才更加地爆紅起來。

他在這本新書中關於人性善良的論述,主要是挑戰過去主流媒體從小說“蒼蠅王”描繪的人性本惡,及心理學中幾個著名關於 “人性”的實驗。

旁觀者效應– 人多就不願出手相助
史丹福監獄實驗 — 好人也會變成魔鬼
米爾格倫實驗 — 人會盲目服從權威失去人性

一開始讀起來我有很多保留,也在心裡質疑他是否太刻意了?接著,作者話鋒一轉,指出“人類大命運”作者 Yuval Harari 論點的不足之處 (Yuval Harari是這本書的推薦人之一),同時挑戰著名的人類學家 Jared Diamond 在“大崩壞:人類社會的明天” 中關於復活節島因著島民貪婪而衰退的故事。在他提出為什麼相信大部分人都是善良的之後,我逐漸開始可以同意他的觀點。

我很喜歡他提出關於 “那為什麼善良的人會做出可怕的事” 的觀點中其中兩個:

(1) “同理心” 開太強,反而讓人盲目
人天生有很強的分別意識,對於“自己人”特別能夠同理,但過度時就自然變成是一種排外的心態。他說到比 Empathy (同理心)更有建設性的是 Compassion (憐憫,或是惻隱之心),在他的定義中不是跳入當事人的世界跟著一起悲傷,而是在健康的距離中做有建設性的事情。

(2) 好人被灌藥的時候也會失去判斷力,現代社會中 “新聞” 就是一種藥
幾年前我在耶路撒冷參觀“大屠殺紀念館”的時候,當時的猶太人導遊說到其實一開始很多德國士兵即使多年被洗腦猶太人該死,但還是無法槍殺猶太人,更何況是大量處決。於是當局者給很多士兵灌藥 (就像非洲許多被抓去當殺人工具的娃娃兵),讓他們在失去判斷力中做出沒有人性的行為。作者指出現在的新聞就像是一種讓人上癮又麻木的藥,在大量刺激下,還有躲在螢幕後方匿名發言的距離感,都會讓網路上的言行非常失控,也是每個人必須學會自制的。

這本書在美國會受到重視,跟現在大家對於民主制度到底會怎麼走下去有關。越是開發信任的社會,才能讓許多資源共享,消弭貧富差距成為可能。我很喜歡他用一個故事作為比喻的:

一個老爺爺跟孫子說 “我的內心裡有兩隻狼在爭戰,一個是邪惡的,牠憤怒,貪婪,嫉妒,自大,並且懦弱,另一隻是善良的,牠和平,有愛,謙和,誠實,慷慨,並且值得信賴。這兩隻狼也在你的心中,和所有人的心中爭戰著”
孫子想了一下,問道 “那,誰會贏呢?”
爺爺微笑地說 “你選擇不斷餵養的那一隻”

我們選擇相信什麼,也自然就會成為什麼。

相關文章:
旁觀者效應蒸發,還紐約清白” (科學人雜誌)

“著名的「史丹福監獄實驗]到底有何問題” (關鍵評論)

“The Daily Show” 接受 Trevor Noah 訪問,前面講到 Bregman 在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的言論,後面說到為何他用激進強烈的方式開啟討論:https://youtu.be/QbTWxFwuQtM

他的TED talk 很不錯
“Poverty isnt a lack of character, its a lack of cash”
https://youtu.be/ydKcaIE6O1k

中文版:為何要給予每個人基本收入 (這個版本講得沒有那麼完整,但是有中文字幕)
https://youtu.be/aIL_Y9g7Tg0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