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eam with me 與我一同夢想

“You have to be a bit of a dreamer to imagine a world where love trumps hate–but I don’t think being a dreamer is all that bad.” (你必須要有點做夢的能力,才能想像出一個愛贏過恨的世界,因此我覺得被稱作是一個做夢的人並不是壞事)– John M. Perkins

這位知名的美國牧師寫的書,滿好看的但是跟我想的不太一樣,他真的是寫給美國教會看的,溫柔而堅定地呼籲教會應該成為種族和好的先鋒。難怪他在美國被稱作宣揚 “和好福音” 的牧師。

一開始作者像是個溫柔長者一般說這自己喜歡做夢和樂觀的性格。慢慢地他解開自己小時候親眼看到哥哥無辜被警察槍殺,自己在孩子們面前無故被警察帶走並痛打一頓,的後來白髮人送黑髮人的哀傷。他說現今已經比過去好太多了,但仍然有很長的路要繼續努力。

他講到三個重點。首先是指出美國教會有時無意成了種族隔閡的幫手(例如美國一些社區要求種族融合居住的時候,有些教會開了專門給白人的學校,讓種族融合無法自然進行),他呼籲美國的教會必須有意識的創造多元種族的聚會 (裡面也提到他和華人教會之間的互相和解經驗)。其次,他呼籲美國社會必須正視現在的製制度有結構性的不平等,他認為帶來公義最好的方式是恢復人的尊嚴,因此呼籲教會必須在慈善行動中,思考用什麼方式才是給予尊嚴建立自立的信心,而非一味的施捨。最後,他提到對貧窮的白人的看法。他誠實的說道有很多貧窮的白人,是被有錢的白人當成種族隔離的執行者 (例如以前管黑奴的,或是某些第一線執法或是攔阻抗議的人),這方面他是呼籲黑人們要能夠明白這樣的情境,並且可以真正的饒恕,才能帶來真正的和好。

最後還是回到他的夢,和金恩博士的夢,和許許多多先驅者的夢想。一方面逐漸進步著,另一方面還要繼續前進。他描繪出一個真正善良公義的願景,那也是在地上如同在天堂的實現了。

說到化解黑白種族的議題,還是要推一下曼德拉的自傳。跟磚塊一樣厚的書,滿滿都是真實血淚的心路歷程。一年半之前連續閱讀3本邁向自由的書時,有分享過:

https://dushuyizhi.net/long-walk-to-freedom-曼德拉自傳-邁向自由之路-3之1/

“I have walked that long road to freedom. I have tried not to falter, I have made missteps along the way. But I have discovered the secret that after climbing a great hill, one only finds that there are many more hills to climb. I have taken moment here to rest, to steal a view of the glorious vista that surrounds me, to look back on the distance I have come. But I can rest only for moment, for with freedom comes responsiblies, and I dare not linger, for my long walk is not yet ended.” — Nelson Mandela, Long Walk to Freedom

(“我走過那條通往自由的漫漫長路,我試圖不要動搖,我在途中也犯了錯誤。但我發現一個秘密,就是爬過一座高山後,你只會看到後頭還有許多要征服的山嶺。我片刻休息,看著眼前環繞我的著個壯麗景色,也回頭看已經完成的路途。但我也只能休憩片刻,因為自由帶來責任,我不敢逗留太久,因為邁向自由之路還未走完” — 尼爾森•曼德拉,[漫漫自由路])

One Reply to “Dream with me 與我一同夢想”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