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dersnatch 魔戒作者與他的創作同伴

I really wanted to write something about the Lord of the Rings movies after watching it countless times.  In order to stick with my commitment of this being a blog about books I read, I decided to read about JRR Tolkien and the Inklings before I write about the movie 😊

每年過年期間,我必須要看一遍魔戒三部曲的電影,儼然已經成為一種儀式

今天不例外地看完之後,發現有好多過去沒主意到的細節。電影剛出來時看到美麗的特效和戲劇張力,之後幾年看到每個人物的細節,還有導演精心安排的一些梗。其中一年我還跟一些人一遍看著電影,一邊跟著吃哈比人的早餐,第二早餐,中餐,和遠征必備的 lembas bread (網路上可以找到食譜。對,有人就是這麼瘋狂),然後最後揮舞王者之劍結束🗡🗡🗡。

今年看的時候,覺得魔戒作者好前衛 (環保意識,女力,等等),並且額外看到很多團隊領導相關的啟發,好想寫出來!有鑑於我這是“讀書”的部落格,所以我還是先讀了一本關於作者的書,這樣我可以名正言順的寫電影給我的啟發了嗎?😂😂😂

這本書講到廿世紀英國牛津的一幫作家群,人稱為 “Inkings”,他們是志同道合的文人,每週固定聚集,彼此分享自己的創作並互相評論。其中最有名的兩位是CS Lewis 路益師 (“納尼亞”的作者)和 JRR Tolkien (“魔戒”的作者),兩位個性和風格截然不同的學者成了朋友,也吸引了一群同好加入。其中還有兄弟檔 (Lewis 的哥哥)還有父子檔(Tolkien的兒子)

作者多年來一直研究他們彼此產生的影響力,之前寫過一本頗受好評的書“The Company they Keep”,屬於研究性質的,這本“Bandersnatch” 是寫給一般人的。“Bandersnatch” 是西方神話世界中的一種不受控的猛獸,取這書名是因為Lewis 曾形容Tolkien 像是這種怪物不理會他人的評論。但後半段,話他說當他願意接受批評時,可能將這篇文章重寫一遍,足見他們對彼此的影響。

這本書講的就是創作和創新路上,有同伴的特殊效益。

“Playfulness. Participation. Generosity. Connectedness.” (樂趣,參與,慷慨,和連結)– 這些是創意同伴能給予的

“The fact is, creativity itself is a messy business. We want to think of it as linear and efficient, but in actuality, it is full of false starts, dead ends, long hours, setbacks, discouragement, and frustrations.”
(“事實上,創作是一件混亂的事。我們常常把它想成一直線或是很直接的,但真實的情況,它是有很多沒結局的開始,很多死路,投入無數時間,失敗,挫折,和沮喪。”)

當中有許多具體例子,像是關於Lewis給Tolkien 在“魔戒”上寫作的幫助。除了鼓勵之外,更是有建設性的意見。Tolkien 一開始是想寫成關於哈比人的童書,充滿有趣的對話和玩笑。Lewis 告訴他若要有更大的讀者群,就不能醉心與哈比人之間笑鬧的對話。哈比人的純真要有一個嚴肅而艱鉅的任務才能襯托出來。經過12+ 年的不斷修改 (手稿超過10,000頁!)才成了我們現在知道的這個巨作。

“The excitement of creating is followed by desperate self-doubt. Courage and inspiration compete with discouragement and despair. For innovators in general and for writers in particular, one of the most valuable resources in the midst of these challenges is the presence of resonators.”
(“創作的興奮之後,緊接著會有一種絕望的自我懷疑。勇氣和靈感,對抗著挫折和令人絕望。對創新者大多如此而對作家更甚,在這樣的挑戰中最珍貴的資源莫過於有共鳴者在身旁”)

有人閱讀和反饋是幸運的事,謝謝您/你/妳當我的讀者。

所以讀完書可以順便寫個電影心得了吧?😜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