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History of the Future VR 公司 Oculus 的故事

虛擬實境 (VR)閱讀– 之一

與其說是科技公司的產品或是科技的故事,還不如說是人性的故事 (一切又發生在廿一世紀的矽谷,更是火上加油),覺得應該有機會拍成電影喔!

故事是16歲的一名加州少年 Palmer Luckey,熱愛自己動手做東西。當他意外地無法上大學,就整天窩在爸媽給的露營車裡面,每天熱衷與做出最棒的虛擬實境眼鏡。

當鄰居們想不透為何他們覺得以前很聰明的孩子現在像個看廢宅,Palmer 用盡自己的能力找資訊,自學,甚至毛遂自薦幫相關的教授打工。

2009 年,16歲的Palmer 自己做的VR眼鏡
19歲事成立Oculus, 第一位員工是他18歲的好友

一方面是他多年的熱情積累了真功夫,一方面也是時機。一個一個不可思議的機會就這麼找上門來。二十歲左右的他竟然成了VR的代言人。

更不可思議的機會是後來Facebook因為相信黏度是社群的關鍵,而“離眼球越近的東西黏度越高”,竟然來談買下Oculus。大夥兒興奮不已,而且購買的價錢是他們過去都難以想像的數字。一切的努力,一切的辛苦,一切的疲勞,都值得了。在交接過程中,其中一些創辦的人隱約有一種感覺 — 成為臉書一部分後,再也沒有自主權,再也不是之前革命情感的感覺。更重要的事,很多擁護者和Gaming 世界的人反彈不已,認為臉書是邪惡的代表,覺得被背叛了。

這還不打緊。沒多久之後,Palmer “被辭職”了,而且竟然跟2016美國總統候選人川普有關!因為這是故事最 juicy 的一段,我就不要爆雷。也因為是關於VR,故事裡面HTC篇幅也不少,Oculus 將他們視為勁敵,而從他們的視角來看這個台灣公司,跟台灣媒體所描繪的頗有不同。

我很喜歡作者最後幾章的寫作手法。穿插著Facebook在開發者大會發佈VR願景的演講,和Palmer急切打電話問老同事為什麼他“被辭職”而且無法辯駁。他一面看著Live 演說,關於像是他的孩子的Oculus VR,一方面發現自己完全被隔絕,那種心痛和背叛,真的讓人感到心有戚戚焉。

現年 26歲的他已經在發展別的跟VR相關的事業了。但10年內戲劇化的起落,可能比大部分人一輩子經歷的都還誇張。在VR還看不到何時普及化的現在,真覺得科技這種東西,要拿捏時機,真的是很需要眼光與運氣!

Oculus 創辦人爆料,從臉書離職並非自願

之前作者的另一本書 “Console War” 關於任天堂與Sega之戰,也超有戲! 我也寫過心得在此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