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lking to Strangers 如何理解陌生人

多本暢銷書作者 Malcom Gladwell又一新作,相信很快會有中文版。他的書一向都很容易閱讀,很引人入勝。我個人覺得他的書最好的一點是讀完後,不管你是否贊成他的觀點,會驅使你繼續思考下去。這一本因為牽涉一些美國文化 (包括警察訓練和大學生飲酒派對),真的不太好寫,他也不太走政治正確的路線,我猜應該不容易有太高的評價但可能引發很多討論。

“We have no choice but to talk to strangers, especially in our modern boarderless world, ….yet at this most necessary of tasks, we are inept. ….what is required of us is restraint and humility, ….there are clues to making sense of a stranger, but attending to them requires care and attention”
(我們沒有選擇必須要跟陌生人接觸,特別是在這個現代化又沒有邊界的世界,但在這個如此重要的事上我們非常不足,我們需要自制與虛心的態度,要能理解陌生人是有一些線索的,但要能夠掌握這些線索必須格外地留意與用心)

不同於書名,這不是教導讀者如何理解陌生人,而是舉出許多因誤判陌生人而引發的問題。大致的問題有四方面:

(1) Default to truth 預設他人無辜
“The opposite of trust is not doubt, but enough doubt” (信任的相反不是懷疑,而是足夠多的懷疑)

這裡舉出美國CIA “古巴女王” 的雙面間諜案 (“雙面間諜安娜蒙特斯”),英國首相誤判希特勒(“什麼?希特勒曾差點被提名諾貝爾獎?”),華爾街的龐氏騙局,還有一些體育界權威人士性侵案 (“美國體操界史上最大醜聞,為何可以隱藏30年?”)。為什麼這些案件都隔了這麼久才被揭發?為什麼中間被害人都無法出面?為什麼不斷有警示卻沒有動作?作者提到許多心理學的研究發現,人們預設的立場是信任,要有足夠多反面的證據才足以推翻信任。中間抉擇的過程,更是因為 “他怎麼可能會?”,讓這樣的情況更難被揭發。作者的論點是說這是人類社群生活所必要的,如果沒有這個信任,人人都可疑,基本上社會很難運作,所以重點是要有這個意識人判斷的有限。

(2) Transparency 對於表裡一致的迷思
作者用六人行影集一段做開場非常有趣,指出在電視電影或甚至特務人員的教育中,總是讓我們從一個人的行為舉止判斷他的意圖,但在現實生活中,高明的騙子通常都會過關,那些表現緊張或是異常的,讓我們覺得表裡不一致的,反而是小罪或是無辜的人。作者舉出法官讓不該被假釋的人出獄,或是冤獄 (如美國大學生Amanda Knox 在義大利的案件,現在是Netflix 紀錄片

(3) The Context 不同情境下的不同人格
這裡講到的特別是喝酒到一定量後 (特別是斷片)以及被嚴刑拷打下的犯人,他們講講的話可信嗎?前者提到美國校園性侵案件,雙方不一致的證詞不可考,但斷片中的兩人或許根本不是他們以為的對方。那些被疲勞偵訊的人可能通通都招了,但這些“證詞”真的是真的嗎,還是他想停止受苦想出來的故事呢?

(4) Coupling 關鍵的外在條件
作者用幾個犯罪或自殺時間,發掘到通常有些特定因素才會促使極端行為,例如大都市犯罪超過一半的比例都發生在少數區域,或是歐美歷史中的自殺情況與當時容易取得的自殺工具有密切關係。如果不看見這些因素,只是用更大量的盤查和巡邏,恐怕也只是事倍功半。

書籍的開始用結束,講到的都是 2015年 非裔女子Sandra Bland 在美國被臨檢後,一連串擦槍走火,最後她在獄中自殺的不幸事件 (“非裔女子獄中身亡,生前用警衝突影片曝光”),基本上結合了許多前述的狀況。作者希望藉由他的書,讓社會可以反思這個問題,畢竟在現代的社會中,只會有更多陌生人的接觸,要能讓社會信任不瓦解的狀態下知道怎麼互相理解,是社會共同的學習。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