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pping and Programming as Forms of Poetry? 用饒舌歌或程式語言寫詩?

饒舌歌手 Jay Z 的創作,和軟體工程師所寫的程式,可以算是另一種詩的形式嗎?兩本不同教授寫的書,描述兩種不同的創作與詩的異曲同工之處。

(Jay Z 的一些歌詞,太難翻譯了😂)
“I’m not a businessman, I’m a business, Man!
Let me handle my business, damn!”

“The Michael Corleone of the microphone
The Michaelangelo of flow,
I paint pictures with poems”

在台灣一般對於Jay Z 的認識較多是他老婆碧昂絲,但其實他在美國流行音樂圈的地位更是厲害。他用饒舌歌寫出來的歌詞,看似髒話不斷,但是以文字的運用來說,其實頗為精準。他許多歌詞中,敘述著美國城市黑人特有的 “hustling” 文化 (可以說是兼差著做些地下經濟工作,最常見的是毒品交易)。歌詞常常是表達對於種族問題的想法(反感),並且他如何在發達以後要拉拔自己人,讓人看到黑人也可以是在社會中有舉足輕重的地位。其他還有關於Jay Z與別的饒舌歌手如 Drake 之間的競合情節,就快速翻過去了。

由於這個心得不太好寫,所以我讀了另一本書,是一位印度作家(之前他是程式設計師)寫作,關於程式設計和詩的寫作之間的共同之處。他半自傳半論述也沒有特別容易讀(特別講到很多印度梵文文學),但兩本書放在一起思考,其實可以看到各式創作的一定的程度後,總是開始進入一種“美感”的境界。
(難怪他的書名 “Geek Sublime” 直接可翻譯為 “阿宅的昇華” 😂)

跨領域思考和學習,真的很有意思!

“Of all the different types of people I’ve known, hackers and painters are among the most alike. What hackers and painters have in common is that they’re both makers. Along with composers, architects, and, writers. What hackers and painters are trying to do is make good things… The way to create something beautiful is often to make subtle tweaks to something that slready exists, or to combine existing ideas in a slightly new way. You should figure out programs as you’re writing them, just like writers and painters and architects do.”

“在我所認識的所有人中,駭客(寫程式的人)和畫家最為類似,兩者都屬於創作者,與編曲家,建築師和作家都屬於一個類別的。寫程式的人和畫家一樣,都是要創造好東西…要創作出美麗的成品,常常可以透過修改已經存在的東西,或是用新的方法結合兩個現成的。寫程式都是一邊寫一邊成形的,如同作家和建築師創作的過程一般”

寫過程式的都知道,這種 spaghetti code 多麼缺乏美感

發表迴響